夏白江

AC:S 一个油炸玫瑰的脑洞

在成文前就从刺客信条的墙头爬走了,现在想想汉尼拔和罗斯真是我萌过的情感最“激烈”的攻了……

罗斯喜爱戏剧性的性格,是个场面人(。于是设定他从小被诅咒“会被所爱杀死”,多么适合他,无论是破除诅咒的皆大欢喜还是无可避免的悲剧落幕,他都是那盛大舞台的中心

他曾经遇上一个女巫,得到一次机会,女巫可以取走他的爱情:若你不爱,那你便能从命运中逃离

可是罗斯是个场面人:不,我从不愿放弃去爱。
女巫又说:那我可以给你一个先下手为强的机会和一把匕首。
不,不,不……如果可以,那便让吾爱也爱上我,让他左手紧握利刃,右手奉上玫瑰。
罗斯突然大笑出声,让他的心同我的心一起,为这爱深受折磨。

他被赋予爱情,他被赋予死...

【权瑜】射虎

这种东西不配称之为文,只能算玩梗之作……

扭三入圈,非历史向,架空ooc,自行避雷

1.

孙权射中了一只虎。

“它是你的了。”

2.

自孙郎射虎后,就有一青年常伴其左右。

名周瑜,一双眼如美玉。

3.

孙权成年显现自己能力的那一天,魏蜀上下一片欢腾,因为吴的少主是个守护者。

4.

守护者没有作战的能力,孙权站在高高的塔上,支撑着笼罩整座城池的防御阵。

5.

孙权看着自己的国陷入战争,父亲的军队和子民在死去,却不能离开阵心半步。

周瑜站在不远处,保护着没有自保能力的他。

6.

孙策战死,敌人挑着他的首级,在城门前挑衅。

吴的子民仰望他们的少主,孙权沉默的站在高塔...

【姜钟】幽灵亦凡人

我拓麻到底是因为哪个词被屏蔽的!

改了无数个词还是不行,只好走外链了,手机党看评论


无双向,ooc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64632511182236

【谋反组】无题

以前大号发过蛮族姜x俘虏钟的梗,码了一段发现去掉车也没什么好写的,然而没考驾照(。


乳白浓汤藏着大块羊肉,底部沉淀一层黑胡椒末,辛辣鲜膻的气味散在空气里,只需一碗就能烫暖五脏六腑。

钟会不是没喝过羊杂汤,但与这相比,都略显寡淡。

他咽下满口羊肉,长舒一口气,饱腹的惬意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。篝火边的男人接过他的碗再次填满,就这么看着他埋头喝汤。钟会知道他要等处置好自己才会吃饭,一点逃跑的空子都不让他钻。

男人名叫姜维,长得十分俊秀,长发在颈后束了一尾,顺直的垂到腰间。言谈举止柔中带刚,与蛮族直来直往的汉子大不相同。哪怕身穿蛮族衣袍,哪怕坐在火堆边喝羊汤,旁人见了姜维,也绝不会将其当做...

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我填

因为会被诅咒……
最近回好几个墙头溜溜,没想到啊没想到,当年的坑还是当年的坑
人面不知何处去,坑文依旧笑春风
少则坑几月,多则坑几年
没有消失不见的太太已经更起别圈的大长文
伤心
伤心到变形.jpg
还找到自己风干的腿肉
呸,难吃
呸,我连自己都坑
沉默
沉默是今晚的康桥
向填坑势力低头
自己动手,并不能丰衣足食,但好歹饿不死
哭唧唧

莱耶斯夫妇(R76)

·史密斯夫妇梗


当你把自己撕裂成一团幽灵的时候,很难保持什么清醒的意识,进行复杂的思考。

所以你以为自己安全了的时候,可不一定是真的。

死神醒来时,旁边坐着士兵76,带着战斗目镜和愚蠢的半片面具。地上插着一只生物力场,散发着治疗的圣光,所有用于治愈的颜色都是浅黄色,仿佛太阳、鸡仔或玉米,试图让你联想到一切关于温暖的东西。死神对此嗤之以鼻,他被一场医疗事故所毁的身体永远不会完全好起来。他更想爬起来来一场爆炸与焚烧,如果他的身体能拼凑完整的话。

他感到浑身都使不上劲,但还是艰难的抬起头——至少脖子重整好了,看到他的下身只是一团游移不定的黑雾,还少了两条胳膊。整个人就像摆在...

【全员主一七】新草盖旧坟(一)

向老大势力低头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今天王四的心情本来很好,他亲自打开酒楼的大门,带着一个小伙计,准备出门采买一番。这才入秋就下了五天的雨,淅淅沥沥浇的人通体都不爽快,泛着一股子水气。大清早的虽然还是阴着,但总比落雨好。

开门七件事 ,柴米油盐酱醋茶。

当然不包括打架,偏偏此刻就有两人在路中央打的虎虎生风,旁人看的是心惊胆战,一时之间都无人敢去劝架。王四连叫:“晦气、晦气。”做生意最怕就是走霉运,这等麻烦事可千万不能沾身。他赶紧锁了门把看热闹的小伙计拽到一边,出了摊的小贩们围着一圈与王老板说起八卦。没人说得清前因后果,只知道这两人在大街上碰面...

关于我

比我的文笔更差的,是我的坑品
© 夏白江 | Powered by LOFTER